您好,欢迎来到 河南领先心理咨询有限公司!
分享到:
河南领先心理咨询有限公司 加微信号
河南领先心理咨询有限公司 微信公众号
中国五星心理咨询机构 - 领先心理咨询  全  国  心  理  咨  询  行  业  引  领  者
热点资讯 / 更多>>
2018 - 11 - 24
点击次数: 64
金无足赤,人无完人。这句话的意思是没有纯而又纯的金子,也没有一个人能不犯错,比喻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物。这些道理我们都知道,然而世上却仍不乏追求完美之人。或许是成长环境带给他们潜意识的追求完美,又或是有目的有意识的追求一个成功圆满的人生。可是,追求完美真的会让你幸福让你成功吗?-01-完美主义本质是什么呢?完美主义被心理学界认为是一种神经官能症的表现。1980年,心理学家大卫.伯恩斯将完美主义者...
2018 - 11 - 24
点击次数: 53
忽然之间,“强迫症”好像成为了一种时髦的流行病。        很多人津津有味地传播着“逼死强迫症”的图片,并在生活中践行一些自定的规条,当他人问及时,便言之凿凿的宣称:“我强迫了!”但是,强迫症真的那么好得吗?01  强迫症患者的世界,你真的不懂作为一个心理咨询师,我“有幸”得见过不少真正的强迫症...
2018 - 11 - 24
点击次数: 69
我们都听过这样的说法:想成功,就早起。毕竟,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·库克(Tim Cook)凌晨3:45就起床了,菲亚特首席执行官塞尔吉奥·马尔乔内(Sergio Marchionne)3:30起床,而理查德·布兰森(Richard Branson)也在5:45起床——更何况,还有一句谚语说得好:"早起的鸟儿有虫吃。"可是,仅仅因为成功人士有早起的习惯...
2018 - 11 - 24
点击次数: 65
你期待自己处在什么状态,说明你就不在什么状态;你期待自己成为什么,这种期待行为本身就妨碍你成为什么。因此,你无法“期待”体验你已经在体验的东西;如果你在期待什么,那说明你并没有在体验它。你或者在体验什么,或者在期待体验,两者你无法兼得。 而期待,将你盼望的体验推入未来。 所以,记住这个道理。你期待什么,就将什么推离你。 同样的,不要盼望一直处在高意识状态,这种期望或许...
2018 - 11 - 24
点击次数: 66
你的人生使命就是要找到自己的价值,这是你能给予世界最大的礼物。 为什么我们天生觉得自己是不配的 几乎每一段感情上的创伤会与自我价值问题交织在一起,你知道吗?事实上,不配(不值得)的感觉驱动我们创建我们最渴望的生活来抚平我们情感上的创伤,要有意识地创造,我们必须克服我们不配的恐惧,为了做到这一点,首先,我们必须了解为什么我们天生觉得自己不配得。像大多数“潜意识戏码、值不值得的程序...
2018 - 11 - 24
点击次数: 76
很多年轻人,陷入了一种叫作“假装很合群”的症状里。 明明周末想去图书馆学习,舍友却都在刷剧打游戏谈恋爱,为了不被孤立,你只好追随他们的生活作息;明明想把下班时间用来做点自己喜欢的事,却为了合群去喝酒应酬、唯恐被同事排挤;明明不爱看综艺,但身边的姐妹都在追《创造101》,为了找话题,你不得不聊起了几个选手;明明一个人活得比谁都要精彩,却害怕被世俗称作“剩女”,只好答应相亲、一次又一次地妥协...
2018 - 11 - 24
点击次数: 15
有时候,对于我们来说,“不自信”仿佛是一个魔咒。在这个魔咒的作用下,我们会失去对自己客观的评价,被其他人对我们的消极评价所影响,从而情绪低落、自我怀疑,哪怕TA对我们的看法并不符合实际。在面对自己很在意的人或事时,那种“不自信”的感觉,会更加强烈地侵蚀我们的内心,甚至觉得自己“配不上”——“TA那么好那么优秀,怎么会喜欢上一无是处的我呢?我不够好看,也没有突出的能力......"而这种“...
最新新闻 / News 更多>>
作者:
发布时间: 2018 - 11 - 24
点击次数: 64
金无足赤,人无完人。这句话的意思是没有纯而又纯的金子,也没有一个人能不犯错,比喻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物。这些道理我们都知道,然而世上却仍不乏追求完美之人。或许是成长环境带给他们潜意识的追求完美,又或是有目的有意识的追求一个成功圆满的人生。可是,追求完美真的会让你幸福让你成功吗?-01-完美主义本质是什么呢?完美主义被心理学界认为是一种神经官能症的表现。1980年,心理学家大卫.伯恩斯将完美主义者描述为:“一些拥有无法达成的非理性目标的人群,他们会不断强迫自己完成不可能实现的目标,并且只以生产力与成就来衡量自己的价值。”对于他们来说,到达目标才是他们唯一关心的事情,而到达目标的过程对他们是毫无意义的。放眼你周围,自己身边是不是就有好多这样的人呢?他们会不断地给自己设定目标,完全被“达到目标”这一无法摆脱的思维所吞没。步履匆匆,永远在赶路,永远停不下来,永远在实现目标的路上,忽略其他风景。考完四级考六级,六级之后还有八级,过了之后发现还有雅思,托福,考研,考公务员等各种选拔性考试....他们将自己置身于人生的各种竞争中,给自己找各种事情做,所以说完美主义者就是忙碌奔波型的人,典型的自虐狂。他们深信到达终极目标才能获得快乐,可是真的达到了,他们又会快乐吗?直接回答说快乐或者不快乐是不准确的,在我看来,他们是焦虑与快乐并存的一种状态。完美主义者能享受自己成就的时刻其实是相当短暂的,因为他们每成功完成一个目标时,就会立刻开始担心下一个目标,他们不允许自己失败。对于失败的恐惧是完美主义的核心和最显著特征。他们希望通往成功的道路是笔直的,是最快最好的,这样才符合他们对于人生直线式的愿望,可是愿望是美好的,现实是骨感的,一旦他们真的失败时,要面对自己的不完美以及人性的真实一面时,他们就彻底崩溃了。-02-完美主义待人苛刻都说严于律己,宽于待人。可这句话放完美主义者身上那就得改成严于律己,...
作者:
发布时间: 2018 - 11 - 24
点击次数: 53
忽然之间,“强迫症”好像成为了一种时髦的流行病。        很多人津津有味地传播着“逼死强迫症”的图片,并在生活中践行一些自定的规条,当他人问及时,便言之凿凿的宣称:“我强迫了!”但是,强迫症真的那么好得吗?01  强迫症患者的世界,你真的不懂作为一个心理咨询师,我“有幸”得见过不少真正的强迫症患者:一个强迫性洗涤的患者,一天至少要洗手五十次以上,她的一双手,洗得粗糙不堪,皮肤苍白中透出粉红色,薄得好像一碰就会裂开。而她一洗澡,至少是三个小时起,甚至从深夜洗到黎明;一个强迫性检查门锁的患者,为了确定自己是否锁了门,发展出了一整套检查的动作:先将钥匙左右各转三圈,再往锁住的方向用力转三下,拔出钥匙后用力拉三下把手,再猛推门三下……他每天出门上班时,一定要花半个小时把这一整套“降龙十八掌”打完,才能勉强离开;一个强迫性思维的患者,每天疲于奔命地应付脑中令他痛苦不堪的想法:自己的背后躲着一个鬼。他一方面觉得自己无比清晰地知道:背后根本没有鬼,但另一方面却又不可遏制地胆颤心惊,双脚发软。静止不动时他会尽量贴着墙站,走路时会设法与人同行,并总是稍微快人一步——他认为这样别人发现他背后有鬼时便会出言提醒。可他发展出的抵御方法最终都会被自己痛恨、嘲笑,而这时他就会堕入无力感的深渊。这些患者无一例外都过得十分痛苦,他们被身不由己的强迫冲动驱使,在压抑冲动——屈服于冲动——陷入无穷悔恨的恶性循环中徒劳地挣扎,根本没有心情拿自己的病情开涮。我相信,看到这里大家就会明白,强迫症根本不是一种可以轻松谈笑的病症,若真的得了强迫症,生活肯定会陷入巨大的痛苦和矛盾之中。那么,平常被我们所定义的那种“强迫症”到底是什么呢?我觉得,那最多是一种强迫型倾向,提示现在内心有强迫的冲动。当人们太忙、太累,或生活...
作者:
发布时间: 2018 - 11 - 24
点击次数: 69
我们都听过这样的说法:想成功,就早起。毕竟,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·库克(Tim Cook)凌晨3:45就起床了,菲亚特首席执行官塞尔吉奥·马尔乔内(Sergio Marchionne)3:30起床,而理查德·布兰森(Richard Branson)也在5:45起床——更何况,还有一句谚语说得好:"早起的鸟儿有虫吃。"可是,仅仅因为成功人士有早起的习惯,就表示我们多数人都应该效仿这种做法吗?早晨8点之前起床锻炼、好好计划一天、吃好早餐、设想并完成一项任务,如果这样的想法让你感觉昏昏欲睡,一直到下个星期六才能回过神来,那么你的人生是否注定无法成就大业?对于一半的人来说,这其实不是问题。据估计,大约有50%的人既不是"百灵鸟",也不是"猫头鹰",而是介于二者之间。大约四个人中就有一个喜欢早睡早起,还有一个人喜欢晚睡晚起。对他们来说,这种特点产生的影响可不只是晚上10点在电视机前昏昏欲睡,或者常年上班迟到这么简单。研究表明,"百灵鸟"和"猫头鹰"的差异显示了典型的左右脑分割状态:一边偏重分析和合作,另一边偏重想象力和个人主义。很多研究都发现,"百灵鸟"更固执,更自我,也更和蔼。他们会给自己制定较高的目标,也会对未来展开更多规划,幸福感也更强。与"猫头鹰"相比,他们不太容易抑郁、酗酒或抽烟。虽然"百灵鸟"的学术成就可能更高,但"猫头鹰"往往更擅长记忆、处理速度和认知能力,即便是当他们不得不在早晨完成这些任务时也不例外。"猫头鹰"对新的体验更加开放,也希望探索更多东西。他们可能更有创造力(尽管并非总是如此)。虽然俗语说"早睡早起,健康、聪明又富有&qu...
作者:
发布时间: 2018 - 11 - 24
点击次数: 65
你期待自己处在什么状态,说明你就不在什么状态;你期待自己成为什么,这种期待行为本身就妨碍你成为什么。因此,你无法“期待”体验你已经在体验的东西;如果你在期待什么,那说明你并没有在体验它。你或者在体验什么,或者在期待体验,两者你无法兼得。 而期待,将你盼望的体验推入未来。 所以,记住这个道理。你期待什么,就将什么推离你。 同样的,不要盼望一直处在高意识状态,这种期望或许正确定地表明了你在那里。甚至不要去想象“高意识”是什么样,有时,“高意识”看起来就像是不必处在“高意识”状态里。换言之,“接受”你当下所处的任何意识状态,反而可以是非常高的意识状态。 当你“不接受”你当下所处的意识状态时,你就期盼更多,而期盼更多(不管是什么)总会降低你的意识状态,因为它使你感觉到,你现在没有你所期盼的东西,因而你无法全然地快乐。这是关于你的一个谎言。 无论事物现状如何,你总是可以全然地感受到快乐。大师都知道这一点。 同时,当下感受快乐与选择改变现状并不相互排斥。之所以选择改变,不必非得出自评断、不满或忧愁,也可以只是因为偏好。 要知道,纯粹的创造与评断无关,它只与渴望有关。 记住,改变就是生命的一个过程,而决定去改变就是决定去生活。这是选择有目的地生活,这是选择成为改变的因,而不是成为改变的果。 比如,你可以制作出世上最好的苹果派,而且仍可以追求制作一个更好的。你可以对这个世界有很多了解,而且仍可以追求了解更多。这叫做成长,而且促进成长的不是负面能量,而是正面能量。它不是出自评断,而是出自渴望。它不是来自不满,而是来自激情。生命需要更多的激情。 这种激情就存在于你的内心,它是所有创造背后的驱动力。 因此曾有这样的格言:勿评断,也勿谴责。却不曾有这样的话:别创造,也别改变。 你...
作者:
发布时间: 2018 - 11 - 24
点击次数: 66
你的人生使命就是要找到自己的价值,这是你能给予世界最大的礼物。 为什么我们天生觉得自己是不配的 几乎每一段感情上的创伤会与自我价值问题交织在一起,你知道吗?事实上,不配(不值得)的感觉驱动我们创建我们最渴望的生活来抚平我们情感上的创伤,要有意识地创造,我们必须克服我们不配的恐惧,为了做到这一点,首先,我们必须了解为什么我们天生觉得自己不配得。像大多数“潜意识戏码、值不值得的程序”往往是在不知不觉中从我们的管理者那里传下来的,但即使是很幸运的,你没有继承这个程序,但到小学时,程序正式开始。 在一年级的第一天,我们被输入没有是非,不配,不合格,加值或不加值。年复一年,经过每一次测试和评估,我们都必须证明我们的价值。不仅要证明值得继续下一课,下一年级或者毕业,我们还要证明我们值得被认可,被承认,被欣赏,甚至是被爱。 如果我们按照我们所说的去做,并且符合团队的动力,我们就会得到奖励,满足我们的情感需求。但是,如果我们自己思考,我们不去适应环境,就没有奖励。让我们感受到当权者的不满,失望和爱的压抑,在情感上受到惩罚。换句话说,我们被认为是不配的。 社会告诉我们,价值与我们的未来和世界的持续成功直接相关。因此,要有目的,有钱,有吸引力的生活伴侣,就像贫穷,没有伴侣,或者没有生活方向直接关系到无价值。 当我们自己走向世界的时候,我们深深地意识到别人必须找到我们值得我们成功的东西。事实上,我们认为我们的生存取决于世界同意我们是值得的。 当然,无限的条件决定着环境,文化,宗教和社会的价值。我们可以很容易地满足一个群体的条件,而忽略另一个群体的条件 ; 从而对某些人而言是值得的,而对其他人则不值得。我们甚至在不同的情况和关系中人为地改变自己,使我们的价值商增加。当然,冒充别人取悦别人的代价,总是牵涉到某种...
作者:
发布时间: 2018 - 11 - 24
点击次数: 76
很多年轻人,陷入了一种叫作“假装很合群”的症状里。 明明周末想去图书馆学习,舍友却都在刷剧打游戏谈恋爱,为了不被孤立,你只好追随他们的生活作息;明明想把下班时间用来做点自己喜欢的事,却为了合群去喝酒应酬、唯恐被同事排挤;明明不爱看综艺,但身边的姐妹都在追《创造101》,为了找话题,你不得不聊起了几个选手;明明一个人活得比谁都要精彩,却害怕被世俗称作“剩女”,只好答应相亲、一次又一次地妥协。 终身成长词典词条《98:羊群效应》中说:心理学上有种现象,叫“羊群效应”:在一个集体中待久了,从众惯了,就会逐渐丧失自己的判断,沦为集体意志的奴隶。但正如毛姆说的那样:“就算有五万人主张某件蠢事是对的,这件蠢事也不会因此就变成对的。”你以为你在合群,其实只是在被平庸同化。 有人说:在一个糟糕的环境里,合群有一个同义词——浪费时间。时间是最公平的,每个人都只有雷打不动的24个小时。你将时间花在“合群、为别人而活”上,就注定花在“自我提升”上的时间就少了。 当你合群时,你是真的喜欢,还是在伪装?逼着自己合群,不辛苦吗?对我来说,一直保持真实是很简单的事儿,不管我想什么感觉什么,我说的和感觉想是一致的!我从来不会说,没有百分之百感觉的事情,我情愿什么都不说,也不会去说假话。——迈克尔 知乎网友分享过这样一个故事。 他有一个研究生室友,每天早上6:00起床,雷打不动听CNN,然后跟着念,坚持了三年。毕业后其他人都去考公务员或者进企业,只有那个室友走了一条不寻常路,去阿联酋航空做空乘。于是,在所有合群的人都朝九晚五、活得越来越平庸的时候,他已经飞遍了千山万水。后来可能是飞累了,五年后他又回国考了公务员,找了个专业对口的职位,几年攒下的钱在单位附近买了个小公寓,一直未婚。他每个假期都飞国外,许多国家他当空乘时已经去过,再去深度游。 ...

服务热线 / Service Hotline

0371-86667057

中国 • 河南 • 总部地址

郑州金水路未来路交叉口曼哈顿广场5号楼2单元1703室

预约热线:0371-86667057

预约热线:0371-86667059

预约热线:0371-86667053

抑郁症患者自述:从那天起,我走进了地狱

日期: 2018-11-24
作者:
14

最初是极度的恐慌。一开始我根本难以接受我会再次被抑郁症这个魔爪抓住这个现实。特别是因为有二十年前痛苦的记忆,所以,我根本不相信这次有可能能走得出来,因为我深知其中的煎熬和挣扎,尤其是走出来的不确定性和小概率,我觉得希望极其渺茫。

 

因为二十年前,还很年轻,一切还可以重新来过。

 

但是现在,四十三岁了,人到中年,去日无多,过得如此失败,根本没有翻牌的机会了。

 

得病之初,有一天我不得不给孩子做晚饭。面对已经准备好的食材,我无法下手,心跳得厉害,思维混乱,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,拿起一个东西又放下,然后又拿起来另外一个,但是不知道想干什么。总之,行为完全错乱,陷入一种无法遏制的惊恐状态,最后我不得不回到卧室,关起门来,在黑暗中躺下,痛苦地呼喊老天爷的名字。

 

大约一个月以后,我才逐渐接受了患上抑郁症的现实,而此后,你将经历一个漫长的滑落过程,就像陷入泥潭一样被一点点地吸进去。

 

抑郁症最大的麻烦就是它直接打击的是人的意志,剥夺了人的快乐感,导致关于生活意义感的彻底丧失。

 

抑郁症首先导致情绪极度低落,看待任何事情都是从负面的、消极的角度来看。任何东西,包括美食、性、旅行、阅读、金钱等都无法引起我的兴趣。人根本笑不出来。即使出于社交的需要,面部肌肉勉强伪装出笑的表情,心底里涌起的仍然是无限的悲哀。以前家里充满了欢声笑语,现在的气氛变得乏味和沉闷。

 

记忆力急剧下降,思维水平大打折扣,甚至连一个五六岁幼儿的水平都达不到。在我还没有真正陷入抑郁症以前,也就是10月6日晚上和同事一起吃饭的时候,我竟然想不起一位在座的、再熟不过的同事的名字。

 

而患病以后,我曾经挣扎着想要恢复工作能力,但是当我坐在电脑前面备课的时候,那些抽象的学术名词我难以回想起来,我经常呆坐一个小时,无法对已有的PPT进行任何更进一步的提高。

 

我曾经试图依靠诵读《心经》走出抑郁症,但是,即使读了五十遍,我也没有将其背诵下来,而我女儿读了五遍,就背得滚瓜烂熟。

 

思维如同粘稠的泥浆一样,越流越慢,最后干脆停止在那里,日复一日,最后发臭了。更不要说以前如同自来水一样源源不断的创造力,彻底枯竭了。半年时间里,我没有产生过任何活泼的新想法,只是反反复复地围绕着很少几个老问题在原地打转,而且没有丝毫进展。

 

我曾经通过互联网研究过各种各样的自杀方式。

 

曾经有很长时间,每次当我不得不出门求医问药的时候,只要一见到高楼,我就不由自主地数这个楼有多少层?我就在想从哪个楼层跳下来可以最快速地、最少痛苦地结束自己的生命?以至于后来每次经过高楼的时候,我不得不强迫自己低下头走过去。

 

最可怕的是意志力的丧失。因为没有任何事情能引起我的兴趣,因为觉得自己做任何事情都注定会失败,所以,我也没有任何动力去做任何事情。我变得不敢一个人出门。真的太可笑了,太难以想象了,像我这样一个资深的自助旅行者,以前随时可以背起背包去全世界各地旅行的人,竟然变得不敢出门,不敢坐出租车了,不敢坐地铁和火车。

 

至于睡眠情况,开始的时候,因为焦虑和恐慌,经常彻夜无法入睡,而到了中后期,因为拖得太久了,反而没有了自杀的勇气,所以,每天临睡觉之前总是自己安慰自己,“不管怎么样,多活一天再说吧,明天再想这个问题,现在先睡觉”,所以,每天翻来覆去、昏昏沉沉地至少睡15个小时。而不睡觉的时候,就是在看电影或者乱翻一些旧书消磨时间。

 

整整半年里,我没有工作过,也很少接触家人之外的其他人,除了偶尔见过两三位最亲密的朋友以外,只去了一趟河北赵县的柏林禅寺。

 

家人陪伴走过的复活之路

 

如果没有我的妻子和女儿,我一个人无法穿越抑郁症的荒野,活着回来讲述我的故事。如果说,这么多人中我只能感谢一个人,我爱人当之无愧。我们是难得一见的灵魂伴侣,虽然她也是花了三四个月的时间才意识到抑郁症有多么可怕。在这场战斗中,她义无反顾地站在我的身边,同仇敌忾。

 

对于重度抑郁症患者来说,心灵已经完全关闭,任何新的信息都无法进入,我们改变他们的认知结构。患者最怕听到他人说,“只要你想走出来,你就一定能走出来”或者“你一定要振作起来”。这种话只能给患者极大的压力,迅速地把他们推向自杀的深渊。我爱人从来没有这么说过。她默默地忍受着一切,向我的母亲和女儿隐瞒着我的病情。

 

她知道我爱看电影,唯一可以让我稍微分散注意力的方式就是看电影,所以不断给我买电影DVD,晚上或者周末陪我沉默地看电影。她容忍我每天睡至少十五个小时以上,只要我选择不放弃就行。

每天凌晨一点钟左右,当我看完电影离开客厅,穿过黑暗的走廊回到原本属于女儿的卧室的时候,我总能看到一盏月牙型的壁灯泛着温暖的灯光。就是这盏灯和她的爱,在漫漫长夜中,如同灯塔一样,使得我没有迷失方向,没有放弃最后的一点希望。

 

如果说,我爱人是我战胜抑郁症的公开武器,那么,我的女儿则是我战胜抑郁症的秘密武器。在整整半年里,我们向她隐瞒了我的病情,每天极其辛苦地戴着面具演着戏。4月21日,也就是我走出来抑郁症的第二天,我才告诉她,“爸爸病了,你知道吗?”她说“不知道呀,你得的是什么病?快告诉我”。“爸爸得的是傻瓜病”。她感到很诧异,“你给我辅导数学时,猜数字游戏时,不是算得又快又准吗?”

 

我开怀大笑,笑着笑着,眼泪流了出来。好女儿呀,爸爸受尽煎熬,忍辱偷生地活下来,只是为了听见你每天放学后,推门而入时欢快地叫声“爸爸~”,只是为了不让你失望,只是为了不让你的同伴嘲笑你。

 

走出抑郁症的荒野、深渊和黑洞之后,我感觉自己的精神力量变得极其强大,幸福感和幽默感爆表。我觉得自己的心里没有了任何敌人,我恨不得去拥抱街上的每一个人,恨不得见了每个人都冲上前去说,“what can I do fo you?”(我能帮你什么吗?)。尤其是,我觉得没有任何环境和事情可以影响我的心绪了,这大概就是佛法上所说的“如如之心”,心不随境转。

 

浴火重生:一份关于重度抑郁症的生存报告

 

抑郁症有极高的发病率,但之形成鲜明反差的是,中国人对抑郁症的知晓率却比较低。调查显示,60%的病人不知道自己患了抑郁症,只有不到10%的人接受了相关的药物治疗。

 

试想想,如果你得了癌症,你绝对不会怕别人知道,你一定会积极地寻求医生的帮助。

 

但是,为什么得了抑郁症,或者其他精神类疾病,你却怕别人知道,不愿意去医院就诊呢?

 

这主要是因为在我们的文化中,精神类疾病患者受到最多的歧视,总是被冠以“疯子”或者“傻子”的称呼。这就导致在治疗精神类疾病的过程中,患者本身的求助障碍成为最大的障碍。

 


在互联网时代,打开任何一个搜索引擎,你就可以获得非常多的关于抑郁症的信息。打开微信的朋友圈,各种良莠不齐的关于抑郁症的文章会扑面而来。可是,究竟哪些才是真知灼见?而哪些又是似是而非的陷阱?这成了我们这个时代个人信息处理方面最大的挑战。

 

在我提供下面建议的时候,我力求用到我的全部知识积累、个人经验和最佳判断,但是,我不敢保证100%正确。事实上我相信,在这个世界上,没有任何一个所谓的专家知道究竟的真相。大家完全不必迷信他们。

 

关于抑郁症的检测

 

我以一个学过心理学的人的全部知识,和穿越抑郁症地狱的人的亲身经验,向大家提供如下建议,请大家尽量遵守。

 

第一,千万不要去“百度知道”上用那些垃圾量表来测量,也不要建议别人去测量。

 

第二,只在正规医院测量一次,尤其是SCL—90量表。即使你转院就诊,你也要坚持这一点,尤其是在你的自我感觉没有明显变化的时候。

 

第三,除了使用自评量表以外,一定要有客观指标,可能是功能性核磁共振fMRI、PET、也可以是皮肤电等等,因为这些生理指标会更客观,更稳定,不容易受你的意识控制。

 

第四,SCL-90症状自评量表会给出两个分数,一个是焦虑指数,一个是抑郁指数,哪一个高就代表你是以焦虑症主要呢,还是以抑郁症为主呢?这个对于医生开药很重要。

 

关于抑郁症的用药

 

虽然我非常尊重医生救死扶伤的工作,但是,现实中也的确存在许多庸医。庸医害死人不偿命。在关于抑郁症的用药、戒断、以及药物的作用、心理咨询的作用、信仰的力量等问题上目前存在很多误区。

 

第一,对于重度抑郁症,想不吃药仅凭意志力走出来,完全是小概率事件,即使不是不可能的,也是非常困难的。因为抑郁症有大脑的化学和电信号的基础(例如,大脑的第25区和多巴胺等),不是想改变就能改变的,也不是外人所说的“想开点”就能解决的。

 

第二,如果没有足够的理由,最好要听医生的话,按时足量吃药,让药物在尽可能短的时间范围内起作用。在这个方面,我承认我在很长时间内做得不好。医生让我吃四片,我曾经擅自减到了两片。试想想,相比活着走出抑郁症的地狱,那点副作用算什么呢?吃吧,活着最重要。

 

第三,千万不要以为,医生一次性就能对症下药。开处方,基本上是个盲目试错的过程。治疗抑郁症的药市场上有几十种,医生一般会首先开最广谱的、最流行的、甚至是最贵的药,然后让你先吃两周再来复诊,看看效果,再决定是否需要换药。而每一种药起作用的时间可能需要至少一个月。有的病人可能需要花好几年的时间,才能撞大运似地找到疗效最佳和毒副作用最小的药物组合。

 

关于抑郁症的药物戒断

 

我同意这样一个说法:在走出抑郁症的黑夜后,不能突然断药,否则可能会导致病情反复。但是,我非常质疑传统的戒断方法,也就是你吃药的康复时间等于戒断的时间。例如,假如你吃了一年的药感觉好了,医生会让你再继续吃一年,要半片半片地减,直到1/4片。

 

我遇到很多朋友,都是这么减药的,但是,效果很差。我怀疑那些医生要么在推销药品,要么根本不懂人的心理规律。

 

抑郁症最怕拖成长期慢性的。时间越长,康复的概率越低,人会被拖疲了,最后失去所有的信心和希望。走出抑郁症,最好是采用CBT(认知行为疗法)改变认知。

 

最后,要理解,人的情绪就像海浪一样,潮起潮落,不要把任何戒断后的情绪低落都当作抑郁症复发。没有那回事。得重度抑郁症就像中彩票一样,你不会总是那么幸运的。以我的经验来说,人对于情绪的调控能力在一定范围内成指数增加。例如,如果这次你抑郁了六个月,下次碰到不愉快的事情,你就会在两个月内走出来。然后,再下一次可能就是一个月,再下一次可能就会是一周,直到有一天,如果早上心里有事中午吃顿好吃的下午就没有事了,如果下午有事晚上睡一觉第二天就天高云淡了。相信我,我对此非常有经验。人的成熟,也是一个调控自己情绪能力不断发展的过程。

 

沉默证据与选择性阅读

 

我个人强烈建议,一旦你被确诊抑郁症之后,最好不要过多阅读那些与抑郁症有关的资料。你读得越多,就会陷得越深。这在心理学上叫“自我证验预言”或者“皮格马丽翁效应”。

 

选择性关注少数几个人

 

帮助一个人走出抑郁症(或者任何类型的精神疾病),事实上不需要太多的人的关注,只需要有两三个最亲近的人能理解你的痛苦,默默地支持你,接纳你即可。

 

请记住,这个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人,99.99999999%与你一毛钱关系都没有。你以为你在他们的心目中的形象很重要,所以,你不辞辛苦地打造自己的名声和成就(例如,升职称、考上一个好大学、在同事和上司眼里试图表现得很优秀),事实上,他们每天在自己的蜗牛壳打转,根本就想不起你是谁来,更何况你的痛苦。所以,不要被一个虚幻的心、虚幻的观念和认知所控制。

 

如果你没有见过最黑的黑暗,没有和死神眼对着眼地对抗过,你就无法体会我在说什么,你就无法体会到天堂的美妙滋味。天堂就在你的心里,地狱也在你的心里,所有的一切,都在一念之间。

 

最初是极度的恐慌。一开始我根本难以接受我会再次被抑郁症这个魔爪抓住这个现实。特别是因为有二十年前痛苦的记忆,所以,我根本不相信这次有可能能走得出来,因为我深知其中的煎熬和挣扎,尤其是走出来的不确定性和小概率,我觉得希望极其渺茫。

 

因为二十年前,还很年轻,一切还可以重新来过。

 

但是现在,四十三岁了,人到中年,去日无多,过得如此失败,根本没有翻牌的机会了。

 

得病之初,有一天我不得不给孩子做晚饭。面对已经准备好的食材,我无法下手,心跳得厉害,思维混乱,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,拿起一个东西又放下,然后又拿起来另外一个,但是不知道想干什么。总之,行为完全错乱,陷入一种无法遏制的惊恐状态,最后我不得不回到卧室,关起门来,在黑暗中躺下,痛苦地呼喊老天爷的名字。

 

大约一个月以后,我才逐渐接受了患上抑郁症的现实,而此后,你将经历一个漫长的滑落过程,就像陷入泥潭一样被一点点地吸进去。

 

抑郁症最大的麻烦就是它直接打击的是人的意志,剥夺了人的快乐感,导致关于生活意义感的彻底丧失。

 

抑郁症首先导致情绪极度低落,看待任何事情都是从负面的、消极的角度来看。任何东西,包括美食、性、旅行、阅读、金钱等都无法引起我的兴趣。人根本笑不出来。即使出于社交的需要,面部肌肉勉强伪装出笑的表情,心底里涌起的仍然是无限的悲哀。以前家里充满了欢声笑语,现在的气氛变得乏味和沉闷。

 

记忆力急剧下降,思维水平大打折扣,甚至连一个五六岁幼儿的水平都达不到。在我还没有真正陷入抑郁症以前,也就是10月6日晚上和同事一起吃饭的时候,我竟然想不起一位在座的、再熟不过的同事的名字。

 

而患病以后,我曾经挣扎着想要恢复工作能力,但是当我坐在电脑前面备课的时候,那些抽象的学术名词我难以回想起来,我经常呆坐一个小时,无法对已有的PPT进行任何更进一步的提高。

 

我曾经试图依靠诵读《心经》走出抑郁症,但是,即使读了五十遍,我也没有将其背诵下来,而我女儿读了五遍,就背得滚瓜烂熟。

 

思维如同粘稠的泥浆一样,越流越慢,最后干脆停止在那里,日复一日,最后发臭了。更不要说以前如同自来水一样源源不断的创造力,彻底枯竭了。半年时间里,我没有产生过任何活泼的新想法,只是反反复复地围绕着很少几个老问题在原地打转,而且没有丝毫进展。

 

我曾经通过互联网研究过各种各样的自杀方式。

 

曾经有很长时间,每次当我不得不出门求医问药的时候,只要一见到高楼,我就不由自主地数这个楼有多少层?我就在想从哪个楼层跳下来可以最快速地、最少痛苦地结束自己的生命?以至于后来每次经过高楼的时候,我不得不强迫自己低下头走过去。

 

最可怕的是意志力的丧失。因为没有任何事情能引起我的兴趣,因为觉得自己做任何事情都注定会失败,所以,我也没有任何动力去做任何事情。我变得不敢一个人出门。真的太可笑了,太难以想象了,像我这样一个资深的自助旅行者,以前随时可以背起背包去全世界各地旅行的人,竟然变得不敢出门,不敢坐出租车了,不敢坐地铁和火车。

 

至于睡眠情况,开始的时候,因为焦虑和恐慌,经常彻夜无法入睡,而到了中后期,因为拖得太久了,反而没有了自杀的勇气,所以,每天临睡觉之前总是自己安慰自己,“不管怎么样,多活一天再说吧,明天再想这个问题,现在先睡觉”,所以,每天翻来覆去、昏昏沉沉地至少睡15个小时。而不睡觉的时候,就是在看电影或者乱翻一些旧书消磨时间。

 

整整半年里,我没有工作过,也很少接触家人之外的其他人,除了偶尔见过两三位最亲密的朋友以外,只去了一趟河北赵县的柏林禅寺。

 

家人陪伴走过的复活之路

 

如果没有我的妻子和女儿,我一个人无法穿越抑郁症的荒野,活着回来讲述我的故事。如果说,这么多人中我只能感谢一个人,我爱人当之无愧。我们是难得一见的灵魂伴侣,虽然她也是花了三四个月的时间才意识到抑郁症有多么可怕。在这场战斗中,她义无反顾地站在我的身边,同仇敌忾。

 

对于重度抑郁症患者来说,心灵已经完全关闭,任何新的信息都无法进入,我们改变他们的认知结构。患者最怕听到他人说,“只要你想走出来,你就一定能走出来”或者“你一定要振作起来”。这种话只能给患者极大的压力,迅速地把他们推向自杀的深渊。我爱人从来没有这么说过。她默默地忍受着一切,向我的母亲和女儿隐瞒着我的病情。

 

她知道我爱看电影,唯一可以让我稍微分散注意力的方式就是看电影,所以不断给我买电影DVD,晚上或者周末陪我沉默地看电影。她容忍我每天睡至少十五个小时以上,只要我选择不放弃就行。

每天凌晨一点钟左右,当我看完电影离开客厅,穿过黑暗的走廊回到原本属于女儿的卧室的时候,我总能看到一盏月牙型的壁灯泛着温暖的灯光。就是这盏灯和她的爱,在漫漫长夜中,如同灯塔一样,使得我没有迷失方向,没有放弃最后的一点希望。

 

如果说,我爱人是我战胜抑郁症的公开武器,那么,我的女儿则是我战胜抑郁症的秘密武器。在整整半年里,我们向她隐瞒了我的病情,每天极其辛苦地戴着面具演着戏。4月21日,也就是我走出来抑郁症的第二天,我才告诉她,“爸爸病了,你知道吗?”她说“不知道呀,你得的是什么病?快告诉我”。“爸爸得的是傻瓜病”。她感到很诧异,“你给我辅导数学时,猜数字游戏时,不是算得又快又准吗?”

 

我开怀大笑,笑着笑着,眼泪流了出来。好女儿呀,爸爸受尽煎熬,忍辱偷生地活下来,只是为了听见你每天放学后,推门而入时欢快地叫声“爸爸~”,只是为了不让你失望,只是为了不让你的同伴嘲笑你。

 

走出抑郁症的荒野、深渊和黑洞之后,我感觉自己的精神力量变得极其强大,幸福感和幽默感爆表。我觉得自己的心里没有了任何敌人,我恨不得去拥抱街上的每一个人,恨不得见了每个人都冲上前去说,“what can I do fo you?”(我能帮你什么吗?)。尤其是,我觉得没有任何环境和事情可以影响我的心绪了,这大概就是佛法上所说的“如如之心”,心不随境转。

 

浴火重生:一份关于重度抑郁症的生存报告

 

抑郁症有极高的发病率,但之形成鲜明反差的是,中国人对抑郁症的知晓率却比较低。调查显示,60%的病人不知道自己患了抑郁症,只有不到10%的人接受了相关的药物治疗。

 

试想想,如果你得了癌症,你绝对不会怕别人知道,你一定会积极地寻求医生的帮助。

 

但是,为什么得了抑郁症,或者其他精神类疾病,你却怕别人知道,不愿意去医院就诊呢?

 

这主要是因为在我们的文化中,精神类疾病患者受到最多的歧视,总是被冠以“疯子”或者“傻子”的称呼。这就导致在治疗精神类疾病的过程中,患者本身的求助障碍成为最大的障碍。


在互联网时代,打开任何一个搜索引擎,你就可以获得非常多的关于抑郁症的信息。打开微信的朋友圈,各种良莠不齐的关于抑郁症的文章会扑面而来。可是,究竟哪些才是真知灼见?而哪些又是似是而非的陷阱?这成了我们这个时代个人信息处理方面最大的挑战。

 

在我提供下面建议的时候,我力求用到我的全部知识积累、个人经验和最佳判断,但是,我不敢保证100%正确。事实上我相信,在这个世界上,没有任何一个所谓的专家知道究竟的真相。大家完全不必迷信他们。

 

关于抑郁症的检测

 

我以一个学过心理学的人的全部知识,和穿越抑郁症地狱的人的亲身经验,向大家提供如下建议,请大家尽量遵守。

 

第一,千万不要去“百度知道”上用那些垃圾量表来测量,也不要建议别人去测量。

 

第二,只在正规医院测量一次,尤其是SCL—90量表。即使你转院就诊,你也要坚持这一点,尤其是在你的自我感觉没有明显变化的时候。

 

第三,除了使用自评量表以外,一定要有客观指标,可能是功能性核磁共振fMRI、PET、也可以是皮肤电等等,因为这些生理指标会更客观,更稳定,不容易受你的意识控制。

 

第四,SCL-90症状自评量表会给出两个分数,一个是焦虑指数,一个是抑郁指数,哪一个高就代表你是以焦虑症主要呢,还是以抑郁症为主呢?这个对于医生开药很重要。

 

关于抑郁症的用药

 

虽然我非常尊重医生救死扶伤的工作,但是,现实中也的确存在许多庸医。庸医害死人不偿命。在关于抑郁症的用药、戒断、以及药物的作用、心理咨询的作用、信仰的力量等问题上目前存在很多误区。

 

第一,对于重度抑郁症,想不吃药仅凭意志力走出来,完全是小概率事件,即使不是不可能的,也是非常困难的。因为抑郁症有大脑的化学和电信号的基础(例如,大脑的第25区和多巴胺等),不是想改变就能改变的,也不是外人所说的“想开点”就能解决的。

 

第二,如果没有足够的理由,最好要听医生的话,按时足量吃药,让药物在尽可能短的时间范围内起作用。在这个方面,我承认我在很长时间内做得不好。医生让我吃四片,我曾经擅自减到了两片。试想想,相比活着走出抑郁症的地狱,那点副作用算什么呢?吃吧,活着最重要。

 

第三,千万不要以为,医生一次性就能对症下药。开处方,基本上是个盲目试错的过程。治疗抑郁症的药市场上有几十种,医生一般会首先开最广谱的、最流行的、甚至是最贵的药,然后让你先吃两周再来复诊,看看效果,再决定是否需要换药。而每一种药起作用的时间可能需要至少一个月。有的病人可能需要花好几年的时间,才能撞大运似地找到疗效最佳和毒副作用最小的药物组合。

 

关于抑郁症的药物戒断

 

我同意这样一个说法:在走出抑郁症的黑夜后,不能突然断药,否则可能会导致病情反复。但是,我非常质疑传统的戒断方法,也就是你吃药的康复时间等于戒断的时间。例如,假如你吃了一年的药感觉好了,医生会让你再继续吃一年,要半片半片地减,直到1/4片。

 

我遇到很多朋友,都是这么减药的,但是,效果很差。我怀疑那些医生要么在推销药品,要么根本不懂人的心理规律。

 

抑郁症最怕拖成长期慢性的。时间越长,康复的概率越低,人会被拖疲了,最后失去所有的信心和希望。走出抑郁症,最好是采用CBT(认知行为疗法)改变认知。

 

最后,要理解,人的情绪就像海浪一样,潮起潮落,不要把任何戒断后的情绪低落都当作抑郁症复发。没有那回事。得重度抑郁症就像中彩票一样,你不会总是那么幸运的。以我的经验来说,人对于情绪的调控能力在一定范围内成指数增加。例如,如果这次你抑郁了六个月,下次碰到不愉快的事情,你就会在两个月内走出来。然后,再下一次可能就是一个月,再下一次可能就会是一周,直到有一天,如果早上心里有事中午吃顿好吃的下午就没有事了,如果下午有事晚上睡一觉第二天就天高云淡了。相信我,我对此非常有经验。人的成熟,也是一个调控自己情绪能力不断发展的过程。

 

沉默证据与选择性阅读

 

我个人强烈建议,一旦你被确诊抑郁症之后,最好不要过多阅读那些与抑郁症有关的资料。你读得越多,就会陷得越深。这在心理学上叫“自我证验预言”或者“皮格马丽翁效应”。

 

选择性关注少数几个人

 

帮助一个人走出抑郁症(或者任何类型的精神疾病),事实上不需要太多的人的关注,只需要有两三个最亲近的人能理解你的痛苦,默默地支持你,接纳你即可。

 

请记住,这个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人,99.99999999%与你一毛钱关系都没有。你以为你在他们的心目中的形象很重要,所以,你不辞辛苦地打造自己的名声和成就(例如,升职称、考上一个好大学、在同事和上司眼里试图表现得很优秀),事实上,他们每天在自己的蜗牛壳打转,根本就想不起你是谁来,更何况你的痛苦。所以,不要被一个虚幻的心、虚幻的观念和认知所控制。

 

如果你没有见过最黑的黑暗,没有和死神眼对着眼地对抗过,你就无法体会我在说什么,你就无法体会到天堂的美妙滋味。天堂就在你的心里,地狱也在你的心里,所有的一切,都在一念之间。

 


最初是极度的恐慌。一开始我根本难以接受我会再次被抑郁症这个魔爪抓住这个现实。特别是因为有二十年前痛苦的记忆,所以,我根本不相信这次有可能能走得出来,因为我深知其中的煎熬和挣扎,尤其是走出来的不确定性和小概率,我觉得希望极其渺茫。


 


因为二十年前,还很年轻,一切还可以重新来过。


 


但是现在,四十三岁了,人到中年,去日无多,过得如此失败,根本没有翻牌的机会了。


 


得病之初,有一天我不得不给孩子做晚饭。面对已经准备好的食材,我无法下手,心跳得厉害,思维混乱,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,拿起一个东西又放下,然后又拿起来另外一个,但是不知道想干什么。总之,行为完全错乱,陷入一种无法遏制的惊恐状态,最后我不得不回到卧室,关起门来,在黑暗中躺下,痛苦地呼喊老天爷的名字。


 


大约一个月以后,我才逐渐接受了患上抑郁症的现实,而此后,你将经历一个漫长的滑落过程,就像陷入泥潭一样被一点点地吸进去。


 


抑郁症最大的麻烦就是它直接打击的是人的意志,剥夺了人的快乐感,导致关于生活意义感的彻底丧失。


 


抑郁症首先导致情绪极度低落,看待任何事情都是从负面的、消极的角度来看。任何东西,包括美食、性、旅行、阅读、金钱等都无法引起我的兴趣。人根本笑不出来。即使出于社交的需要,面部肌肉勉强伪装出笑的表情,心底里涌起的仍然是无限的悲哀。以前家里充满了欢声笑语,现在的气氛变得乏味和沉闷。


 


记忆力急剧下降,思维水平大打折扣,甚至连一个五六岁幼儿的水平都达不到。在我还没有真正陷入抑郁症以前,也就是10月6日晚上和同事一起吃饭的时候,我竟然想不起一位在座的、再熟不过的同事的名字。


 


而患病以后,我曾经挣扎着想要恢复工作能力,但是当我坐在电脑前面备课的时候,那些抽象的学术名词我难以回想起来,我经常呆坐一个小时,无法对已有的PPT进行任何更进一步的提高。


 


我曾经试图依靠诵读《心经》走出抑郁症,但是,即使读了五十遍,我也没有将其背诵下来,而我女儿读了五遍,就背得滚瓜烂熟。


 


思维如同粘稠的泥浆一样,越流越慢,最后干脆停止在那里,日复一日,最后发臭了。更不要说以前如同自来水一样源源不断的创造力,彻底枯竭了。半年时间里,我没有产生过任何活泼的新想法,只是反反复复地围绕着很少几个老问题在原地打转,而且没有丝毫进展。


 


我曾经通过互联网研究过各种各样的自杀方式。


 


曾经有很长时间,每次当我不得不出门求医问药的时候,只要一见到高楼,我就不由自主地数这个楼有多少层?我就在想从哪个楼层跳下来可以最快速地、最少痛苦地结束自己的生命?以至于后来每次经过高楼的时候,我不得不强迫自己低下头走过去。


 


最可怕的是意志力的丧失。因为没有任何事情能引起我的兴趣,因为觉得自己做任何事情都注定会失败,所以,我也没有任何动力去做任何事情。我变得不敢一个人出门。真的太可笑了,太难以想象了,像我这样一个资深的自助旅行者,以前随时可以背起背包去全世界各地旅行的人,竟然变得不敢出门,不敢坐出租车了,不敢坐地铁和火车。


 


至于睡眠情况,开始的时候,因为焦虑和恐慌,经常彻夜无法入睡,而到了中后期,因为拖得太久了,反而没有了自杀的勇气,所以,每天临睡觉之前总是自己安慰自己,“不管怎么样,多活一天再说吧,明天再想这个问题,现在先睡觉”,所以,每天翻来覆去、昏昏沉沉地至少睡15个小时。而不睡觉的时候,就是在看电影或者乱翻一些旧书消磨时间。


 


整整半年里,我没有工作过,也很少接触家人之外的其他人,除了偶尔见过两三位最亲密的朋友以外,只去了一趟河北赵县的柏林禅寺。


 


家人陪伴走过的复活之路


 


如果没有我的妻子和女儿,我一个人无法穿越抑郁症的荒野,活着回来讲述我的故事。如果说,这么多人中我只能感谢一个人,我爱人当之无愧。我们是难得一见的灵魂伴侣,虽然她也是花了三四个月的时间才意识到抑郁症有多么可怕。在这场战斗中,她义无反顾地站在我的身边,同仇敌忾。


 


对于重度抑郁症患者来说,心灵已经完全关闭,任何新的信息都无法进入,我们改变他们的认知结构。患者最怕听到他人说,“只要你想走出来,你就一定能走出来”或者“你一定要振作起来”。这种话只能给患者极大的压力,迅速地把他们推向自杀的深渊。我爱人从来没有这么说过。她默默地忍受着一切,向我的母亲和女儿隐瞒着我的病情。


 


她知道我爱看电影,唯一可以让我稍微分散注意力的方式就是看电影,所以不断给我买电影DVD,晚上或者周末陪我沉默地看电影。她容忍我每天睡至少十五个小时以上,只要我选择不放弃就行。


每天凌晨一点钟左右,当我看完电影离开客厅,穿过黑暗的走廊回到原本属于女儿的卧室的时候,我总能看到一盏月牙型的壁灯泛着温暖的灯光。就是这盏灯和她的爱,在漫漫长夜中,如同灯塔一样,使得我没有迷失方向,没有放弃最后的一点希望。


 


如果说,我爱人是我战胜抑郁症的公开武器,那么,我的女儿则是我战胜抑郁症的秘密武器。在整整半年里,我们向她隐瞒了我的病情,每天极其辛苦地戴着面具演着戏。4月21日,也就是我走出来抑郁症的第二天,我才告诉她,“爸爸病了,你知道吗?”她说“不知道呀,你得的是什么病?快告诉我”。“爸爸得的是傻瓜病”。她感到很诧异,“你给我辅导数学时,猜数字游戏时,不是算得又快又准吗?”


 


我开怀大笑,笑着笑着,眼泪流了出来。好女儿呀,爸爸受尽煎熬,忍辱偷生地活下来,只是为了听见你每天放学后,推门而入时欢快地叫声“爸爸~”,只是为了不让你失望,只是为了不让你的同伴嘲笑你。


 


走出抑郁症的荒野、深渊和黑洞之后,我感觉自己的精神力量变得极其强大,幸福感和幽默感爆表。我觉得自己的心里没有了任何敌人,我恨不得去拥抱街上的每一个人,恨不得见了每个人都冲上前去说,“what can I do fo you?”(我能帮你什么吗?)。尤其是,我觉得没有任何环境和事情可以影响我的心绪了,这大概就是佛法上所说的“如如之心”,心不随境转。


 


浴火重生:一份关于重度抑郁症的生存报告


 


抑郁症有极高的发病率,但之形成鲜明反差的是,中国人对抑郁症的知晓率却比较低。调查显示,60%的病人不知道自己患了抑郁症,只有不到10%的人接受了相关的药物治疗。


 


试想想,如果你得了癌症,你绝对不会怕别人知道,你一定会积极地寻求医生的帮助。


 


但是,为什么得了抑郁症,或者其他精神类疾病,你却怕别人知道,不愿意去医院就诊呢?


 


这主要是因为在我们的文化中,精神类疾病患者受到最多的歧视,总是被冠以“疯子”或者“傻子”的称呼。这就导致在治疗精神类疾病的过程中,患者本身的求助障碍成为最大的障碍。


 






 


在互联网时代,打开任何一个搜索引擎,你就可以获得非常多的关于抑郁症的信息。打开微信的朋友圈,各种良莠不齐的关于抑郁症的文章会扑面而来。可是,究竟哪些才是真知灼见?而哪些又是似是而非的陷阱?这成了我们这个时代个人信息处理方面最大的挑战。


 


在我提供下面建议的时候,我力求用到我的全部知识积累、个人经验和最佳判断,但是,我不敢保证100%正确。事实上我相信,在这个世界上,没有任何一个所谓的专家知道究竟的真相。大家完全不必迷信他们。


 


关于抑郁症的检测


 


我以一个学过心理学的人的全部知识,和穿越抑郁症地狱的人的亲身经验,向大家提供如下建议,请大家尽量遵守。


 


第一,千万不要去“百度知道”上用那些垃圾量表来测量,也不要建议别人去测量。


 


第二,只在正规医院测量一次,尤其是SCL—90量表。即使你转院就诊,你也要坚持这一点,尤其是在你的自我感觉没有明显变化的时候。


 


第三,除了使用自评量表以外,一定要有客观指标,可能是功能性核磁共振fMRI、PET、也可以是皮肤电等等,因为这些生理指标会更客观,更稳定,不容易受你的意识控制。


 


第四,SCL-90症状自评量表会给出两个分数,一个是焦虑指数,一个是抑郁指数,哪一个高就代表你是以焦虑症主要呢,还是以抑郁症为主呢?这个对于医生开药很重要。


 


关于抑郁症的用药


 


虽然我非常尊重医生救死扶伤的工作,但是,现实中也的确存在许多庸医。庸医害死人不偿命。在关于抑郁症的用药、戒断、以及药物的作用、心理咨询的作用、信仰的力量等问题上目前存在很多误区。


 


第一,对于重度抑郁症,想不吃药仅凭意志力走出来,完全是小概率事件,即使不是不可能的,也是非常困难的。因为抑郁症有大脑的化学和电信号的基础(例如,大脑的第25区和多巴胺等),不是想改变就能改变的,也不是外人所说的“想开点”就能解决的。


 


第二,如果没有足够的理由,最好要听医生的话,按时足量吃药,让药物在尽可能短的时间范围内起作用。在这个方面,我承认我在很长时间内做得不好。医生让我吃四片,我曾经擅自减到了两片。试想想,相比活着走出抑郁症的地狱,那点副作用算什么呢?吃吧,活着最重要。


 


第三,千万不要以为,医生一次性就能对症下药。开处方,基本上是个盲目试错的过程。治疗抑郁症的药市场上有几十种,医生一般会首先开最广谱的、最流行的、甚至是最贵的药,然后让你先吃两周再来复诊,看看效果,再决定是否需要换药。而每一种药起作用的时间可能需要至少一个月。有的病人可能需要花好几年的时间,才能撞大运似地找到疗效最佳和毒副作用最小的药物组合。


 


关于抑郁症的药物戒断


 


我同意这样一个说法:在走出抑郁症的黑夜后,不能突然断药,否则可能会导致病情反复。但是,我非常质疑传统的戒断方法,也就是你吃药的康复时间等于戒断的时间。例如,假如你吃了一年的药感觉好了,医生会让你再继续吃一年,要半片半片地减,直到1/4片。


 


我遇到很多朋友,都是这么减药的,但是,效果很差。我怀疑那些医生要么在推销药品,要么根本不懂人的心理规律。


 


抑郁症最怕拖成长期慢性的。时间越长,康复的概率越低,人会被拖疲了,最后失去所有的信心和希望。走出抑郁症,最好是采用CBT(认知行为疗法)改变认知。


 


最后,要理解,人的情绪就像海浪一样,潮起潮落,不要把任何戒断后的情绪低落都当作抑郁症复发。没有那回事。得重度抑郁症就像中彩票一样,你不会总是那么幸运的。以我的经验来说,人对于情绪的调控能力在一定范围内成指数增加。例如,如果这次你抑郁了六个月,下次碰到不愉快的事情,你就会在两个月内走出来。然后,再下一次可能就是一个月,再下一次可能就会是一周,直到有一天,如果早上心里有事中午吃顿好吃的下午就没有事了,如果下午有事晚上睡一觉第二天就天高云淡了。相信我,我对此非常有经验。人的成熟,也是一个调控自己情绪能力不断发展的过程。


 


沉默证据与选择性阅读


 


我个人强烈建议,一旦你被确诊抑郁症之后,最好不要过多阅读那些与抑郁症有关的资料。你读得越多,就会陷得越深。这在心理学上叫“自我证验预言”或者“皮格马丽翁效应”。


 


选择性关注少数几个人


 


帮助一个人走出抑郁症(或者任何类型的精神疾病),事实上不需要太多的人的关注,只需要有两三个最亲近的人能理解你的痛苦,默默地支持你,接纳你即可。


 


请记住,这个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人,99.99999999%与你一毛钱关系都没有。你以为你在他们的心目中的形象很重要,所以,你不辞辛苦地打造自己的名声和成就(例如,升职称、考上一个好大学、在同事和上司眼里试图表现得很优秀),事实上,他们每天在自己的蜗牛壳打转,根本就想不起你是谁来,更何况你的痛苦。所以,不要被一个虚幻的心、虚幻的观念和认知所控制。


 


如果你没有见过最黑的黑暗,没有和死神眼对着眼地对抗过,你就无法体会我在说什么,你就无法体会到天堂的美妙滋味。天堂就在你的心里,地狱也在你的心里,所有的一切,都在一念之间

相关资讯 / News
发布时间: 2018 - 11 - 24
点击次数: 64
金无足赤,人无完人。这句话的意思是没有纯而又纯的金子,也没有一个人能不犯错,比喻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物。这些道理我们都知道,然而世上却仍不乏追求完美之人。或许是成长环境带给他们潜意识的追求完美,又或是有目的有意识的追求一个成功圆满的人生。可是,追求完美真的会让你幸福让你成功吗?-01-完美主义本质是什么呢?完美主义被心理学界认为是一种神经官能症的表现。1980年,心理学家大卫.伯恩斯将完美主义者描述为:“一些拥有无法达成的非理性目标的人群,他们会不断强迫自己完成不可能实现的目标,并且只以生产力与成就来衡量自己的价值。”对于他们来说,到达目标才是他们唯一关心的事情,而到达目标的过程对他们是毫无意义的。放眼你周围,自己身边是不是就有好多这样的人呢?他们会不断地给自己设定目标,完全被“达到目标”这一无法摆脱的思维所吞没。步履匆匆,永远在赶路,永远停不下来,永远在实现目标的路上,忽略其他风景。考完四级考六级,六级之后还有八级,过了之后发现还有雅思,托福,考研,考公务员等各种选拔性考试....他们将自己置身于人生的各种竞争中,给自己找各种事情做,所以说完美主义者就是忙碌奔波型的人,典型的自虐狂。他们深信到达终极目标才能获得快乐,可是真的达到了,他们又会快乐吗?直接回答说快乐或者不快乐是不准确的,在我看来,他们是焦虑与快乐并存的一种状态。完美主义者能享受自己成就的时刻其实是相当短暂的,因为他们每成功完成一个目标时,就会立刻开始担心下一个目标,他们不允许自己失败。对于失败的恐惧是完美主义的核心和最显著特征。他们希望通往成功的道路是笔直的,是最快最好的,这样才符合他们对于人生直线式的愿望,可是愿望是美好的,现实是骨感的,一旦他们真的失败时,要面对自己的不完美以及人性的真实一面时,他们就彻底崩溃了。-02-完美主义待人苛刻都说严于律己,宽于待人。可这句话放完美主义者身上那就得改成严于律己,...
发布时间: 2018 - 11 - 24
点击次数: 53
忽然之间,“强迫症”好像成为了一种时髦的流行病。        很多人津津有味地传播着“逼死强迫症”的图片,并在生活中践行一些自定的规条,当他人问及时,便言之凿凿的宣称:“我强迫了!”但是,强迫症真的那么好得吗?01  强迫症患者的世界,你真的不懂作为一个心理咨询师,我“有幸”得见过不少真正的强迫症患者:一个强迫性洗涤的患者,一天至少要洗手五十次以上,她的一双手,洗得粗糙不堪,皮肤苍白中透出粉红色,薄得好像一碰就会裂开。而她一洗澡,至少是三个小时起,甚至从深夜洗到黎明;一个强迫性检查门锁的患者,为了确定自己是否锁了门,发展出了一整套检查的动作:先将钥匙左右各转三圈,再往锁住的方向用力转三下,拔出钥匙后用力拉三下把手,再猛推门三下……他每天出门上班时,一定要花半个小时把这一整套“降龙十八掌”打完,才能勉强离开;一个强迫性思维的患者,每天疲于奔命地应付脑中令他痛苦不堪的想法:自己的背后躲着一个鬼。他一方面觉得自己无比清晰地知道:背后根本没有鬼,但另一方面却又不可遏制地胆颤心惊,双脚发软。静止不动时他会尽量贴着墙站,走路时会设法与人同行,并总是稍微快人一步——他认为这样别人发现他背后有鬼时便会出言提醒。可他发展出的抵御方法最终都会被自己痛恨、嘲笑,而这时他就会堕入无力感的深渊。这些患者无一例外都过得十分痛苦,他们被身不由己的强迫冲动驱使,在压抑冲动——屈服于冲动——陷入无穷悔恨的恶性循环中徒劳地挣扎,根本没有心情拿自己的病情开涮。我相信,看到这里大家就会明白,强迫症根本不是一种可以轻松谈笑的病症,若真的得了强迫症,生活肯定会陷入巨大的痛苦和矛盾之中。那么,平常被我们所定义的那种“强迫症”到底是什么呢?我觉得,那最多是一种强迫型倾向,提示现在内心有强迫的冲动。当人们太忙、太累,或生活...
发布时间: 2018 - 11 - 24
点击次数: 69
我们都听过这样的说法:想成功,就早起。毕竟,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·库克(Tim Cook)凌晨3:45就起床了,菲亚特首席执行官塞尔吉奥·马尔乔内(Sergio Marchionne)3:30起床,而理查德·布兰森(Richard Branson)也在5:45起床——更何况,还有一句谚语说得好:"早起的鸟儿有虫吃。"可是,仅仅因为成功人士有早起的习惯,就表示我们多数人都应该效仿这种做法吗?早晨8点之前起床锻炼、好好计划一天、吃好早餐、设想并完成一项任务,如果这样的想法让你感觉昏昏欲睡,一直到下个星期六才能回过神来,那么你的人生是否注定无法成就大业?对于一半的人来说,这其实不是问题。据估计,大约有50%的人既不是"百灵鸟",也不是"猫头鹰",而是介于二者之间。大约四个人中就有一个喜欢早睡早起,还有一个人喜欢晚睡晚起。对他们来说,这种特点产生的影响可不只是晚上10点在电视机前昏昏欲睡,或者常年上班迟到这么简单。研究表明,"百灵鸟"和"猫头鹰"的差异显示了典型的左右脑分割状态:一边偏重分析和合作,另一边偏重想象力和个人主义。很多研究都发现,"百灵鸟"更固执,更自我,也更和蔼。他们会给自己制定较高的目标,也会对未来展开更多规划,幸福感也更强。与"猫头鹰"相比,他们不太容易抑郁、酗酒或抽烟。虽然"百灵鸟"的学术成就可能更高,但"猫头鹰"往往更擅长记忆、处理速度和认知能力,即便是当他们不得不在早晨完成这些任务时也不例外。"猫头鹰"对新的体验更加开放,也希望探索更多东西。他们可能更有创造力(尽管并非总是如此)。虽然俗语说"早睡早起,健康、聪明又富有&qu...
发布时间: 2018 - 11 - 24
点击次数: 65
你期待自己处在什么状态,说明你就不在什么状态;你期待自己成为什么,这种期待行为本身就妨碍你成为什么。因此,你无法“期待”体验你已经在体验的东西;如果你在期待什么,那说明你并没有在体验它。你或者在体验什么,或者在期待体验,两者你无法兼得。 而期待,将你盼望的体验推入未来。 所以,记住这个道理。你期待什么,就将什么推离你。 同样的,不要盼望一直处在高意识状态,这种期望或许正确定地表明了你在那里。甚至不要去想象“高意识”是什么样,有时,“高意识”看起来就像是不必处在“高意识”状态里。换言之,“接受”你当下所处的任何意识状态,反而可以是非常高的意识状态。 当你“不接受”你当下所处的意识状态时,你就期盼更多,而期盼更多(不管是什么)总会降低你的意识状态,因为它使你感觉到,你现在没有你所期盼的东西,因而你无法全然地快乐。这是关于你的一个谎言。 无论事物现状如何,你总是可以全然地感受到快乐。大师都知道这一点。 同时,当下感受快乐与选择改变现状并不相互排斥。之所以选择改变,不必非得出自评断、不满或忧愁,也可以只是因为偏好。 要知道,纯粹的创造与评断无关,它只与渴望有关。 记住,改变就是生命的一个过程,而决定去改变就是决定去生活。这是选择有目的地生活,这是选择成为改变的因,而不是成为改变的果。 比如,你可以制作出世上最好的苹果派,而且仍可以追求制作一个更好的。你可以对这个世界有很多了解,而且仍可以追求了解更多。这叫做成长,而且促进成长的不是负面能量,而是正面能量。它不是出自评断,而是出自渴望。它不是来自不满,而是来自激情。生命需要更多的激情。 这种激情就存在于你的内心,它是所有创造背后的驱动力。 因此曾有这样的格言:勿评断,也勿谴责。却不曾有这样的话:别创造,也别改变。 你...
发布时间: 2018 - 11 - 24
点击次数: 66
你的人生使命就是要找到自己的价值,这是你能给予世界最大的礼物。 为什么我们天生觉得自己是不配的 几乎每一段感情上的创伤会与自我价值问题交织在一起,你知道吗?事实上,不配(不值得)的感觉驱动我们创建我们最渴望的生活来抚平我们情感上的创伤,要有意识地创造,我们必须克服我们不配的恐惧,为了做到这一点,首先,我们必须了解为什么我们天生觉得自己不配得。像大多数“潜意识戏码、值不值得的程序”往往是在不知不觉中从我们的管理者那里传下来的,但即使是很幸运的,你没有继承这个程序,但到小学时,程序正式开始。 在一年级的第一天,我们被输入没有是非,不配,不合格,加值或不加值。年复一年,经过每一次测试和评估,我们都必须证明我们的价值。不仅要证明值得继续下一课,下一年级或者毕业,我们还要证明我们值得被认可,被承认,被欣赏,甚至是被爱。 如果我们按照我们所说的去做,并且符合团队的动力,我们就会得到奖励,满足我们的情感需求。但是,如果我们自己思考,我们不去适应环境,就没有奖励。让我们感受到当权者的不满,失望和爱的压抑,在情感上受到惩罚。换句话说,我们被认为是不配的。 社会告诉我们,价值与我们的未来和世界的持续成功直接相关。因此,要有目的,有钱,有吸引力的生活伴侣,就像贫穷,没有伴侣,或者没有生活方向直接关系到无价值。 当我们自己走向世界的时候,我们深深地意识到别人必须找到我们值得我们成功的东西。事实上,我们认为我们的生存取决于世界同意我们是值得的。 当然,无限的条件决定着环境,文化,宗教和社会的价值。我们可以很容易地满足一个群体的条件,而忽略另一个群体的条件 ; 从而对某些人而言是值得的,而对其他人则不值得。我们甚至在不同的情况和关系中人为地改变自己,使我们的价值商增加。当然,冒充别人取悦别人的代价,总是牵涉到某种...
发布时间: 2018 - 11 - 24
点击次数: 76
很多年轻人,陷入了一种叫作“假装很合群”的症状里。 明明周末想去图书馆学习,舍友却都在刷剧打游戏谈恋爱,为了不被孤立,你只好追随他们的生活作息;明明想把下班时间用来做点自己喜欢的事,却为了合群去喝酒应酬、唯恐被同事排挤;明明不爱看综艺,但身边的姐妹都在追《创造101》,为了找话题,你不得不聊起了几个选手;明明一个人活得比谁都要精彩,却害怕被世俗称作“剩女”,只好答应相亲、一次又一次地妥协。 终身成长词典词条《98:羊群效应》中说:心理学上有种现象,叫“羊群效应”:在一个集体中待久了,从众惯了,就会逐渐丧失自己的判断,沦为集体意志的奴隶。但正如毛姆说的那样:“就算有五万人主张某件蠢事是对的,这件蠢事也不会因此就变成对的。”你以为你在合群,其实只是在被平庸同化。 有人说:在一个糟糕的环境里,合群有一个同义词——浪费时间。时间是最公平的,每个人都只有雷打不动的24个小时。你将时间花在“合群、为别人而活”上,就注定花在“自我提升”上的时间就少了。 当你合群时,你是真的喜欢,还是在伪装?逼着自己合群,不辛苦吗?对我来说,一直保持真实是很简单的事儿,不管我想什么感觉什么,我说的和感觉想是一致的!我从来不会说,没有百分之百感觉的事情,我情愿什么都不说,也不会去说假话。——迈克尔 知乎网友分享过这样一个故事。 他有一个研究生室友,每天早上6:00起床,雷打不动听CNN,然后跟着念,坚持了三年。毕业后其他人都去考公务员或者进企业,只有那个室友走了一条不寻常路,去阿联酋航空做空乘。于是,在所有合群的人都朝九晚五、活得越来越平庸的时候,他已经飞遍了千山万水。后来可能是飞累了,五年后他又回国考了公务员,找了个专业对口的职位,几年攒下的钱在单位附近买了个小公寓,一直未婚。他每个假期都飞国外,许多国家他当空乘时已经去过,再去深度游。 ...
友情链接
栏目导航 NAVIGATION
分享到 SHARE
扫码浏览微信 Scan code
  • 获取免费心理资讯

  • 扫一扫,添加微信好友

Copyright ©2018 - 2021 河南领先心理咨询有限公司
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