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来到 河南领先心理咨询有限公司!
分享到:
河南领先心理咨询有限公司 加微信号
河南领先心理咨询有限公司 微信公众号
中国五星心理咨询机构 - 领先心理咨询  全  国  心  理  咨  询  行  业  引  领  者
更多>> / 青少年心理
2018 - 12 - 16
点击次数: 136
一位年轻的学生问到该如何处理被夹在父母的争执之间的两难困境。智者提供了一些令人惊讶又十分智慧的建议——做一头聪明的驴!这一语双关的智慧之言不仅适用于年轻人,也适用于任何在变质关系中苦苦挣扎的人。问:我们中有些人困于父母的争执中,并且很不幸地要在他们之间做出选择。这是一个很令人困惑的情景。该如何处理这样的事?答:人类间的关系,虽然能变得十分美丽,但你若不正确地经营,它也能变成你生命中最丑陋的部分。这...
2018 - 11 - 23
点击次数: 34
每一个人的成长,都是一步步地从稚嫩走向成熟。《少年》中见讲述了一个17岁的孩子,因为自己身体已经俨然是一个男子汉,所有就想摆脱父母的束缚,去寻找属于自己的一片小天地。       小男子汉说:我已经长大,不再是你们眼中的孩子,需要有属于自己的生活,需要寻找自我的人生……一个背包,一个指南针。我想做一个背包客,离开你们温室的保护,去寻找自己...
2018 - 11 - 23
点击次数: 54
越有思想的人越难以用粗暴的方式去统治!同样,随着孩子的不断成长,他的自我意识也越来越强,开始有了自己小小的主见,不再甘心受父母控制,所以变得似乎“不听话”“叛逆”起来了。其实,所谓叛逆,不过是大人一厢情愿的说法,对孩子来说那是人家成长的一个标志而已。如果你能真正理解孩子叛逆行为背后的心理需求,尊重他的成长,你就不会再为此而挠头。所以,孩子人生的3次叛逆期,你一定得这样管!第一个叛逆期:可怕的两岁左...
2018 - 11 - 23
点击次数: 25
几年前,他养成了拔头发的习惯。受伤的毛囊,流血的头皮,结痂以后,他会用指甲抠掉。反复如此,所以伤口从来没有好的一天。就像几年前他高三的时候所受的伤一样。那年,他是全班唯一没有被加入微信群组的人,老师指着他的鼻子大骂:「你是白痴吗?我在群组说了多少次了,你是故意忘记,还是要气我?」 台下传来同学的窃笑,还有人食指摆在嘴唇前面,叫大家不要笑太大声。没关系,无所谓,他已经习惯了。只是,那天中午他连饭都没...
2018 - 12 - 16
点击次数: 126
父母也是有「有效期」的,而且很短,只有十年!孩子十岁以后,任凭父母百般努力、拼命补偿,也无济于事,因为你们过期了。1电视剧《中国式关系》中,有这样一段话:45岁的马国梁与妻子刘俐俐准备离婚,两人争夺孩子的抚养权问题,各不相让。马国梁天真地认为,自己为这个家庭付出了那么多,孩子归自己天经地义。但实际上,马国梁却连孩子上几年级都不知道,给孩子做的饭难吃得连自己都吃不下,还责怪妻子有意拉拢。妻子反问道:...
2018 - 11 - 23
点击次数: 125
1.信任——“孩子,我相信你!” 2.倾听——“来,告诉我,为什么?” 3.欣赏——把孩子举起来,或者拍拍他的肩说:“这件事你做得很好,真了不起,我以你为骄傲!” 4.感谢——拥抱一下,不论孩子年纪多大,说一声:“谢谢!” 5.支持——坚定地告诉孩子:“不要怕,勇敢去做,我永远支持你。”6.放手——远远地看着,有时装作没看见。不到必要的时候,不要去制止,也不...
2018 - 11 - 23
点击次数: 146
【导语】:孩子主动或被动扮演各种角色,是为了千方百计获得父母的接纳和爱,而这些角色会伴随他们一生。其实不论你信不信,心理学研究已经证明性格的所有线索都可以追溯至童年,一个人长大后的样子,或多或少是童年许多个瞬间堆积而成的。曾经的你扮演着哪种小孩?孩提时代扮演的角色会跟随我们一生,影响我们的程度取决于每个人在儿时接收的不同信息以及应对方式。这些角色很重要,因为它会影响我们日后与恋人、朋友、同事和孩子...

全国统一热线:   400-002-4301 0371-86667057 0371-86667059

中国 • 河南 • 总部地址

郑州金水路英协路交叉口盛润国际广场东座1307

预约热线:0371-86667057

预约热线:0371-86667059

预约热线:0371-86667053

说明: 几年前,他养成了拔头发的习惯。受伤的毛囊,流血的头皮,结痂以后,他会用指甲抠掉。反复如此,所以伤口从来没有好的一天。就像几年前他高三的时候所受的伤一样。那年,他是全班唯一没有被加入微信群组的人,老师指着他的鼻子大骂:「你是白痴吗?我在群组说了多少次了,你是故意忘记,还是要气我?」 台下传来同学的窃笑,还有人食指摆在嘴唇前面,叫大家不要笑太大声。没关系,无所谓,他已经习惯了。只是,那天中午他连饭都没吃,因为他觉得,自己是个不值得吃饭的人。 有时候他觉得自己要的只是一个答案,如果有答案,那么他就可以含笑九泉了。他也曾问过在网络上酸他的人为什么要这样对他,但是得到的大概都是这些答案:「没有为什么,就是看你不爽!」「你自己做过什么事情,你知道。」「悠?脑残的人也会反省喔?」有些时候,抽屉里面会有吃剩的便当、网络上会有他和猪合成的照片,学校虽然有处理,妈妈也来过,但这些照片仍然在同学私底下流传,他的Ig追踪的页面被打印出来,打上了一个大叉叉,上面写有毒(toxic),被贴在公布栏上面。老实说,他真的不知道那些年是怎么熬过去的,但总算在指考煎熬又人际孤立之下,考上了还可以的大学。但他却需要每天戴帽子,因为头顶已经有一块,几乎长不出头发。「其实那都是以前的事了,没什么,我一点都不在意。我现在拔头发,只是觉得爽而已。」于是我问他,什么时候会拔头发,他说他也不知道,压力大的时候,或无聊的时候就会拔一下。「无聊的时候?」「对啊,有时候自己一个人,会想到很多事情,拔头发好像拔掉烦恼,就可以让自己暂时不要去